日历
<2013年5月>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标签
搜索
最新评论

时间: 2013-5-27 作者: 孟昭丽、杨玉华等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近年来,农村贫困地区在不断布局学前教育,一些地方还在积极探索“幼教志愿者巡回走教”、“优质园送教下乡”、“学前教育免费全覆盖”等各种方式破解幼儿“上学难”,但整体上农村学前教育基础依然十分薄弱。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在陕西、青海、安徽、广西、贵州、江西、福建、山东等地的贫困山区调研发现,近年来,国家大力发展学前教育,但受经费、师资、自然环境恶劣等多种因素影响,农村的学前教育推进速度明显落后于城市,学前教育城乡差距进一步拉大。

  4岁娃日行8里山路

  刚满6岁的王毅豪坐在教室里,跟着老师一起念着儿歌,一遍又一遍重复了十多次后,老师终于宣布下课。他开心地冲出教室,拿着学校仅有的几个皮球和同伴们在泥土地上玩起来。这是本刊记者在安徽省金寨县丁埠中心学校后冲教学点看到的景象。

  后冲教学点是一所从学前班到四年级的复式教学点,全校仅有1位老师。尽管如此,从4岁开始,王毅豪就在奶奶的带领下,每天走8里多的山路来上学前班。

  “我们村里没有幼儿园,可我想让孙子跟城里孩子一样受教育。所以就算每天走这么远的路也值得。”王毅豪的奶奶廖荣明告诉本刊记者。几年前她到合肥亲戚家,看到和自己孙子一样大的孩子能歌善舞,还会说英语,让她很受刺激。想想自己孙子也差不多大,却只会在家玩泥巴,她下决心不管多远都要让孙子早点上学前班。

  “刚开始我们家住在山里,单趟都要走六七里,我带着孙子就走走停停,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出发,往往要走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廖荣明说,现在农村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教育,特别是幼儿园教育,孙子刚来后冲小学时,学前班才四五个孩子,现在都已经发展到十多个人了,很多都是爷爷奶奶每天走很远的山路接送的。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像王毅豪这样走很远山路只为接受学前教育的并不是孤例。本刊记者在陕西、青海、福建等到地采访发现,随着农村家庭对学前教育的重视,不少家庭甚至选择幼儿园开始就陪读。在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土岗中心小学,6岁的冯宝强正在这里读学前班。学前班是小学腾出的一个教室改造而成,37岁的高军艳从小学转岗过来任教。高军艳说,冯宝强是和两个姐姐、爷爷一起租在小学附近的一个窑洞里住,每个月20元的租金,对家庭还是个负担。

  走山路上学,安全是个大考验。在广西都安县瑶族自治县的澄江乡古山小学,学前班有11个孩子,年龄在5岁左右,孩子上学最远要步行两三个小时的山路。“一些父母委托邻居读小学的孩子帮助照顾,有的父母早上送来晚上却不来接,学校的压力特别大。”校长韦君告诉本刊记者。

  一师难求

  本刊记者在贫困地区采访发现,各地学前教育的教师大多数是由小学转岗而来的,一些地方聘请中职毕业生,甚至是初中生来任教,教学质量堪忧。

  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黑龙口镇龙床联办小学的学前班里有23名孩子。本刊记者看到,一名女教师一个上午只在黑板上写了“ai ei ui”三个韵母,然后孩子们反复在作业本上抄写。学校负责人贾双鹏告诉本刊记者,学校临时聘用了一个初中毕业生过来任教,一个月工资1000元,只会教孩子们简单的拼音和认字。

  在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文安驿中心幼儿园,今年来幼儿园读书的孩子一下子多了起来。园长冯应卫说,大班目前9人,中班8人,小班20人。“幼儿园本来只有2名从小学转岗过来的老师,今年春节聘用了两名高职毕业的幼师,很多家长慕名将孩子送了过来。”冯应卫说。

  在青海省乐都县达拉土族乡甘沟山早教点,35岁的幼教志愿者李胜年一个人承担着甘沟山、白草台等村18个儿童的教学任务,从最远的村步行过来需要1个小时。李胜年说,“和我一起在这里教学的同伴们慢慢都走了,一个是条件实在艰苦,不少都有胃病,还有工资待遇只有1400元,也很难留住年轻人。”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泗桥乡中心小学附属幼儿园办在小学的一层教室里。幼儿园负责人郑梅说,目前三个班91个孩子,9个老师都是小学老师转岗而来,其中一名今年6月退休,2名明年退休。“现在连懂点音乐知识的老师都很难招到,何况是幼师毕业的老师。”郑梅说,今年想尝试在实习阶段就争取一些教师过来,还是无人愿意来山区任教。

  公办不足民办难补

  本刊记者在各地调查发现,农村贫困地区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低、覆盖面不足,民办幼儿园设备简陋而且费用偏高,在义务教育免费之后,农村孩子遭遇上幼儿园难的新问题。

  江西省永新县石桥镇樟枧村石桥中心幼儿园园长陈桂花告诉本刊记者,该幼儿园目前有12个老师182个孩子,一学期的学费是800元,包括学费、午餐和接送的费用。本刊记者看到,幼儿园仅有一辆校车,18个座位,每天要接送孩子五趟。“超过十分钟路程只能孩子父母自己接送,一个校车不够用,而且路程太远成本也高。”陈桂花说。

  江西省永新县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周文奇说,石桥镇还有十几个民办幼儿园,但多数都是一个园几十个孩子,教育质量难以保证。“民办幼儿园虽然弥补了公办园的不足,但收费较高,条件差的家庭式幼儿园一学期起码也要四五百元,加上交通费和午餐费,农村家庭很难承受得起。”周文奇说。

  来自江西省教育厅的调查数据显示,尽管江西农村有8000多所幼儿园,但受地域和交通等因素影响,一些农村偏远地区没有布点幼儿园,有些乡镇、村幼儿园设置数量不足,覆盖范围过大,服务半径过长,或导致家长不送孩子入园,或由于远距离接送幼儿带来大量安全隐患。

  江西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刘雪平说,绝大部分农村幼儿园由于投入没有保障且收费偏低,办园条件十分简陋且长期得不到改善;多数农村幼儿园只有幼儿活动室,面积狭小,采光、通风不良,常规保育教育设施寥寥无几。

  多重因素制约

  在国家出台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1~2013年)的大背景下,我国各地幼儿园迅速增加,贫困地区也在想尽办法改扩建、新建幼儿园校舍,选聘师资,但受到经费、环境、师资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农村学前教育发展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青海省自2009年开始选择了15个县作为学前教育试点,2万多个农村贫困地区孩子终于能接受早教了。”青海省妇儿工委办公室主任赵海琴说,但整体上学前教育仍不足,青海全省7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人口570万,山大沟深,人居分散,一些地方学前教育仍是空白。

  不单单是自然条件恶劣,投入不足也制约了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发展。青海省黄南州泽库县县委宣传部一位干部说,对于泽库这样贫困、偏远、落后的民族地区,虽然很多家长想把孩子送到学校,但财力有限,目前幼儿园布点不足、班额不够等现实情况仍让许多家长“望园兴叹”。

  “多年来由于贫困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滞后,教育资源短缺,乡镇幼儿园数量不足,村一级几乎没有幼儿园,农村孩子不少只能在家呆着。”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龙县教育局基础教育办主任罗文才告诉本刊记者。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自然条件恶劣,也带来了师资的不稳定。青海省乐都县达拉乡马趟早教点于2009年设立,毕业于乐都职业学校的周倩一个人负责17个孩子的全部课程,教室由以前教学点改造而成,只有简单的玩具。周倩告诉本刊记者,2010年她从其他教学点调来这里任教,因为工资低、条件也不好,前任教师考上了西宁一所公办幼儿园就离开了。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说,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严重短缺,由于没有接受学前教育,贫困地区农村孩子往往表现出内向、怕生、缺乏自信的情况。基金会在青海、云南、贵州三个贫困县的调查显示,这些儿童在认知、语言、记忆和设计规则等方面的心理发展仅相当于城市幼儿园同龄儿童的20%到60%。

 

襄一2012刘擎天  发布于 2013年5月28日 22:00 ┊ 61.164.209.56 ┊  [转帖] ┊  点击(306) ┊  评论(0) ┊  我要评论  ┊           收藏

Powered by www.age06.com   ©2004-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