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1年12月>
282930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标签
读书笔记 (141)   猪崽囧事 (131)   教育随笔 (79)   幼儿案例 (9)   专题论文 (9)   影评随想 (7)   活动教案 (6)  
搜索
最新评论

专题小结:换个视角看游戏

——用多元文化的眼光来欣赏和解读小班幼儿游戏行为

 

一、来自游戏第一现场的声音和问号

作为新小班的一位教师,在观察孩子自主性游戏过程中,经常会目睹这样一些“不寻常”的现象:

情境回放一:不参与的孩子

皓皓是个瘦瘦的过敏体质孩子,因体质较弱导致妈妈很关注分园的装修环境,10月中旬才开始送他来园上学;每天早上的游戏时间,皓皓总是若有所思地徘徊在每个游戏区域门口,似乎很乐意做一个“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

老师征询他的游戏愿望:“皓皓,今天你想找什么工作呀?”

皓皓总是坚定地摇摇头:“我不想找工作,我就是想看看。”

日复一日,半个月过去了,皓皓还是处在“优哉游哉”的“闲逛”状态,作为老师,不免有些焦急了,总是这样“不参与”任何游戏,怎么提高游戏水平啊?怎么培养角色意识呢?……

 

情境回放二:频繁跳槽的孩子

游戏结束时,照例要进行交流分享,孩子们和老师一起轮流有节奏的问:“请问今天你是谁?”有的孩子说:“我是娃娃家的妈妈。”有的则说:“我是乐乐医院的小医生。”……

可是每次轮到坤坤,他总是踌躇满志、得意洋洋地说道:“我今天做过警察,做过85度C面包店的小厨师,做过出租车司机,还做了建筑工人……”

事实上,坤坤作为班上来园较早的男孩子,确实是这样玩游戏的:一会儿坐在面包店里摆弄“果酱”和“烤箱”,一会儿又换上警察行头,用对讲机吆喝两声,接着又趴在建筑工地上搭积木房子……从来没有看到他能专心致志地坐在某个游戏区域内打完一份工,热衷于“频繁跳槽”的他目标很清楚——做多少份工作,等会儿就可以在分享交流时换多少片雪花片做的钱币。

作为老师,如果按照他今天游戏玩过的所有主题,发给坤坤这样的孩子许多钱的话,势必会给其他班上孩子带来这样的一种错觉:“工作换得越多,钱就挣得越多”,第二天的游戏也势必面临一大群“跳槽一族”的产生……

 

情境回放三:固执专一派的孩子

和刚才坤坤的行为大相径庭的另一类孩子,则属于非常专一执着的类型——佳佳也是一个来园较早的女孩子,但她每次的目标指向性很清楚,永远是——娃娃家的妈妈。有一天,佳佳的爸爸送得比较迟,娃娃家里已经有了一位扮演“妈妈”的女孩子,但是佳佳仍是坚持选择做这个家的第二个“妈妈”,一手抱着娃娃,另一手还抢占了娃娃家仅有的一辆婴儿车,以证明自己作为娃娃家女主人身份和地位的标志。

作为老师,不免又要为是否介入去处理孩子角色意识的问题而纠结了:传统的轮流、分享、谦让、讨论、还是开设2个娃娃家?……对佳佳这样“从一而终“的孩子真的有意义吗?真的能推动她的角色意识和游戏的丰富性吗?

 

情境回放四:不符合现实逻辑、与生活经验相悖的行为

宁宁扮演的“警察“忽然往地板上一躺,吓了大家一跳,他却振振有词地说:“做警察真累啊!”

西西扮演的“爸爸”是个模范丈夫,不是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就是在阳台上忙着洗衣服,这不,他一股脑地把衣柜里所有的衣物都丢进了洗衣机,甚至包括电熨斗!

虽然“糖果屋”、“面包店”、“水果吧”、“美容院”都牵涉到买卖的游戏行为,需要扮演“顾客”的孩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却总是发现“收银员”沉迷于摆弄收银机玩具、而忘记问“顾客”收钱的“赔本买卖”。有的“顾客”也总是“顺手牵羊”,拿了水果串、棒棒糖,不付钱就走,店员对此“不闻不问”、“熟视无睹”、从不追究……

作为老师,非常期待班上孩子的游戏早日出现交往行为,哪怕为此“不合理”的行为,发生争吵也好啊?因为争吵也是意味着一种交往行为的标志,有争执矛盾,就可以在分享交流时拿出来分析讨论呀!但是,孩子们看上去都很认同这些看上去完全悖离生活经验的游戏行为,老师该不该指出或介入呢?……

二、来自游戏第一现场的思考与问题:

    教师和孩子相比,谁更会玩游戏?

    教师和孩子相比,谁更应该拥有对游戏评价的话语权?

    教师的介入是针对游戏中产生的问题而来的,但是怎么保证教师对游戏中的问题具有权威唯一的判断呢?

    传统意义上“正常“的游戏是否暴露了某种程度上的虚假的繁荣和热闹?

    孩子们看似“不走寻常路“的游戏行为背后究竟反映了什么游戏水平?蕴含了哪些涵义?

    我园园本课程所倡导的多元文化的价值如何体现在游戏的观察评价中?

    …………………………

 

三、来自游戏第一现场的我的观点——

园本课程所倡导的多元文化的价值包括精神领域的一些范畴,如:认同、接纳、尊重、包容、理解,推而广之到观察孩子的游戏行为上,是否也有借鉴呢?如果教师学着换一只眼睛看孩子、换个视角看游戏,是否会有与以往不同的全新的认识呢?

1、             包容游戏中的“不参与”;

情境回放中的幼儿皓皓是一个敏感型的孩子,刚开始从熟悉的家庭环境融入到全新的集体生活环境中,面对陌生的老师阿姨、陌生的同龄小伙伴、陌生的游戏内容和环境,需要一个逐步适应的过程。

作为教师,应该与皓皓有感同身受的“换位体验”,试想,作为成年人的自己如果刚调入一个新单位,一定会先低调地做一个默默的“观察者”吧?成年人尚且如此,难道就不能认同三岁男童皓皓的这一“观望状态”的行为呢?

教师的策略应该是充满信任地、无条件地、继续等待,这里的“等待”其实意味着继续对皓皓的游戏行为做“无声”的支持,而非指责或强迫式的“组织包办式的分配工作”;

案例:

慢慢地,随着皓皓对新环境的适应和熟悉,他变得不再是沉默的“局外人“了;他在班上已经找到一个好朋友洋洋,每天洋洋到哪里,皓皓就跟到哪里;洋洋去美容院做理发师,皓皓也跟着来到美容院玩;我趁势和能力较强的洋洋咬耳朵:“洋洋,你收皓皓为小徒弟吧,教他怎么给顾客洗头、剪发吧!”洋洋欣然接受这个“约定”;于是,皓皓在同伴的“平行游戏”互动中,找到了身为理发师的乐趣;渐渐地,糖果屋、小医院也出现了皓皓的身影……

看着这个男孩在一个多月里的变化,我深感:成人简单化的“规定”、“不允许”,往往只会扼杀孩子的游戏兴趣和愿望;看上去是在“煞有介事”地介入指导:“你一定要找到工作!”“不能游荡!”其实,潜台词无疑是“你不去玩是错误的!”“游荡是不对的!”试想,这种非常主观臆断的解读怎么可能符合小班初期孩子的年龄特征的出发点呢?

案例:

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我们班的另一个小女生“郡郡”身上,郡郡没有入托经验,开学快3个月多了,每天早上的游戏时分,她还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不管谁问她或启发诱导其找一份工作,她都坚定地抿嘴摇头,表示拒绝,整个游戏过程中,她都直挺挺地杵在教室门口,看着同伴们人来人往的忙碌着,再热闹的场景似乎都与她无关;

经过学习研究后,作为老师,慢慢养成了“等待”的耐心,慢慢形成了看待小班孩子这一游戏行为的新看法,也慢慢不再纠结于“郡郡是不是属于游戏水平发展差、角色意识缺乏的孩子”这一传统的观念了:毕竟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教师要允许班上存在不同发展差异的孩子。果不其然,老师的耐心终于有了回报,12月7日的早上,分享交流问到郡郡时,她平静地回答:“我是游客。”虽然这天早上,郡郡也并没有像同龄小伙伴那样找到某份固定的工作,她依旧仅仅只是在教室里慢吞吞地走了2圈。

虽然只有短短4个字,但对老师而言,对郡郡而言,这该具有多么大的意义啊!北师大的冯晓霞教授曾说过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幼儿不参与,并不代表他不学习。”长达三个多月不参与任何班上的游戏主题的郡郡,在“沉默”中其实也在学习着,否则她是不可能说出“游客”这个词汇的!从双足胶着在教室某个位置不动,到能挪动着在教室里晃几步路,其实郡郡也同样在游戏中学习着、体验着;

如果教师一开始就抱着每个孩子都必须匀速、均匀、同步发展的观念,来解读郡郡这类孩子的游戏行为的话,反而会起到反作用,“强扭的瓜不甜”,对于小班游戏初期“不参与”的孩子来说,是非常形象生动的诠释。

 

2、             尊重游戏中的“不合理”;

小班孩子的年龄特点取决了他们大量的游戏行为,在成年人眼中都是非常幼稚可笑、违背常理的。如情境回放中所出现的“娃娃家一下子冒出了两个妈妈”、“衣冠楚楚躺在浴盆里泡澡”、“小警察会趴在地上研究卷筒纸芯的滚动现象”……等五花八门的“奇事”、“怪事”、“趣事”。

小班孩子爱模仿的特点非常突出,模仿是这一时期儿童的主要学习方式,他们通过模仿来学习别人的经验和行为习惯。如:喜欢模仿妈妈打电话的样子、烧饭的动作等,还喜欢学同伴的模样。游戏时喜欢与同伴担任同样的角色,因此在娃娃家游戏中常常出现许多“妈妈”在烧饭、抱娃娃,对此,她们感到很满足,并未感到不合理。

案例:

12月7日的游戏分享环节,慧慧站起来说她是娃娃家的宝宝,并且明确指出自己的妈妈是心心,而心心也站起来证实了慧慧的说法,自称自己今天是娃娃家的妈妈。可是当老师问到另一个女孩子佳佳时,她明显表现出对慧慧和心心的排斥情绪,坚持说自己才是娃娃家的妈妈,一不承认心心的妈妈身份,二不承认慧慧的宝宝身份。

对于佳佳而言,她已具备一定的角色意识,在她的概念和生活经验中,家里只能有一个发号施令的女主人,不妨比喻成“一山难容二虎”;能力强、点子多的佳佳甚至会指挥一大家子去85度C面包房买蛋糕,过生日诸如吹蜡烛、许愿等形式花头一个不落,通过假想游戏过足瘾;可是心心和慧慧和佳佳相比,则属于游戏发展水平相对较慢的幼儿,她们在娃娃家的游戏中,经常出现的行为就是摆弄锅碗瓢盆等玩具材料,基本是各玩各的,或跟从现象,同一个屋檐下常常是“老死不相往来”;

虽然娃娃家平白无故出现“2个妈妈”,但教师要善于从“不合理”中透视到其“合理”的原因,凡事都应该事出有因嘛!其解读判断的依据就来自孩子的年龄特点——教师应该了解不同年龄幼儿在游戏中所面临的挑战,明确不同年龄阶段幼儿游戏中的主要矛盾,通过自己的观察,适时地给与幼儿支持、帮助与引导,从而使幼儿的游戏水平获得更快的提高。

 

3、             理解游戏中的“恶作剧”;

这些成人眼中匪夷所思的“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往往来自班上特别活跃、或调皮好动的男孩群体的“杰作”。如情境回放中出现频率较高的宁宁和小谷子,如果换做过去传统的评价眼光,他们就是标准的“惹事生非”、“小祸天天闯、大祸三天有”的反面教材+负面典型。

如果教师带着有色眼镜来看这类孩子的话,势必会给客观分析解读孩子的游戏行为造成阻碍,就会“看不懂”、“不理解”,甚至会“大光其火”、“三令五申”,从而导致孩子丧失游戏的快乐体验和原创的创造性、想象力。

案例:

教室里多了一套警察的外套和警帽,原本无人问津的“警察”工作顿时成了“大热门”职业;这天,宁宁特意起了个大早,就是为了赶到班级来抢着做“警察”。可是,对于好不容易得来的警察工作,宁宁似乎并不珍惜;这不,“投诉”事件接二连三:

“老师,警察拿对讲机打我!”

“老师,警察不去指挥交通,却跑到我们娃娃家来,把我们的沙发也拆掉了!”

“老师,这个警察连帽子也扔到我们建筑工地来了!”

……作为孩子心目中的“游戏裁判官”的老师不胜其扰……宁宁怎么了?难道穿上警服的他不明白做警察的职责所在吗?

分享交流时,大家不约而同地又“义愤填膺”地将矛头指向了这个并不称职的“警察”宁宁,可是他似乎并不在意同伴们的批评,而是“玩世不恭”地歪歪扭扭地斜靠在小椅子上,照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明显抱着不在乎、不辩驳、不承认的态度。

细细分析宁宁的游戏“恶作剧”行为背后的涵义,不难发现,其实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为了过把当警察、穿警服的瘾,他会克服赖床等惰性习惯早早来园,说明他有明确的游戏目的性;为了体验当警察的至高无上的“权威”,他会一步步试探成人和同伴容忍度的界限,比如会尝试用玩具对讲机敲击同伴的脑壳,看看大家的反应,比如会干涉其他游戏主题的内容,搞些破坏性举动,顺便也窥探一下大家的情绪变化,而看到大家越是群情激愤,作为当事人的他越是感到刺激和高兴。

应该说,面对这些不合时宜的、甚至是有些危险举动的“恶作剧”行为的孩子,教师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要知道,这就是孩子和你在角力,在较劲,在试探彼此之间的控制与被控制的疆界。

3岁儿童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对周围世界充满浓厚的兴趣,对新鲜事物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喜欢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做出稀奇古怪的举动,虽然这些问题和举止十分肤浅、幼稚,但对他们求知欲的发展有极大的启迪作用。但他们的行为受情绪支配作用大,情绪仍然很不稳定,容易冲动。常会为了一件小事大哭大闹。但是较之2岁儿童,他们已开始产生调节情绪的意识,但在实际行动上尚不能完全控制。3岁儿童仍然十分依恋父母和老师,尤其需要亲人的微笑、拥抱和抚摸等等动作,在幼儿园感受到教师的关怀时,会说“某某老师喜欢我,某某老师不喜欢我”,愿意和喜爱的教师接近。

所以,如果教师能以宽容理解的心态来接纳这些热爱“恶作剧”的孩子的话,相信假以时日,他们一定会以更大的包容心、成就感来回馈给我们的!

 

结束语:

最后我用一则散文诗寓言,对以上观察小班孩子游戏行为的点滴感悟作为收尾——《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得太快,蜗牛已经尽力爬,每次总是挪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仿佛说:

“人家已经尽了全力!”

我拉它,我扯,我甚至想踢它,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

为什么上帝要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啊!为什么?”天上一片安静。

“ 唉!也许上帝去抓蜗牛了!”好吧!松手吧!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还管什么?

任蜗牛往前爬,我在后面生闷气。

咦?我闻到花香,原来这边有个花园。

我感到微风吹来,原来夜里的风这么温柔。

慢着!我听到鸟声,我听到虫鸣,

我看到满天的星斗多亮丽。咦?

以前怎么没有这些体会?我忽然想起来,

莫非是我弄错了!原来上帝是叫蜗牛牵我去散步。

 

2011年12月

标签:专题论文  
崽崽妈  发布于 2011年12月7日 22:40 ┊ 114.91.156.201 ┊  [原创] ┊  点击(381) ┊  评论(0) ┊  我要评论  ┊           收藏

Powered by www.age06.com   ©2004-2009